首页 »

网约车要抢快递的生意,新的“共享经济”?

2019/8/14 9:06:13

网约车要抢快递的生意,新的“共享经济”?

虽然专车司机接单快递运送涉嫌违法,但有一些网约车App已经堂而皇之地将快递服务放上了首页。为此,有专家解读认为,这一跨界变化虽属创新,但冠以“共享经济”美名,却值得商榷。

 


注明“不负责”

根据媒体爆料,上海网约车中开始流行“送快递”,有专车司机利用平台私接一些立即送达的急件快递,却对快递物品本身不进行任何核验。此前,有上海警方在专车司机的帮助下,破获了一起利用网约车运送毒品的犯罪案件。

 

除了核验货物不安全之外,网约车送快递还涉嫌违法。我国《邮政法》规定,经营快递业务应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快递业务。此外,根据规定,开箱验视、寄件人实名制等都是强制标准,但网约车司机却很难达标。

 

虽然遭遇了法律瓶颈,部分网约车平台却已推出了快递服务。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在某网约车App上,发现了“物急送”的服务,下单方式与打车基本一致,只是要求物品的寄送都需要在路边完成。在规则中,虽然写明了不允许寄送易燃易爆或有毒有腐蚀性的危险品,但也表明平台不对寄送时效和安全负责,“请酌情使用”。

 

据爆料,有部分滴滴司机也私自接单快递,虽然滴滴并未推出该服务。对此,滴滴出行公共关系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层面已经注意这一现象,但是暂时还没有出台相应的对策,“我们会根据用户投诉和反馈来作出相应的政策调整,但是迄今为止没有接到任何投诉。其一,是因为这么做的人太少了,其二,据我们了解,用专车送的快递一般是饭菜、鲜花和宠物等,司机一眼就能看见送的东西,很少有真正的快递包裹,因此也较少出现开箱核验的问题。”

 

同时他表示,司机在注册时,滴滴会加强对法律法规方面的学习,尽量避免违规之举,并承诺,如果司机接单快递的现象有增多,滴滴会研究出台细则应对。

 


解读:也许不是坏事,但要研究规范

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胡晓鹏长期研究共享经济在中国的发展业态,他在接受解放日报·上海观察采访时表示,部分滴滴打车的司机涉足快递等业务,其实是共享经济在另一种层面上的表现,“滴滴打车以前涉足出租车行业,而现在涉及到了快递服务行业,这属于业态之间的整合。先抛开行业准入的问题,从商家的角度上来说,这样可以更加有效利用资源。以前在我不开车的情况下,通过软件可以找到需要用车服务的客人,那么现在我在拉不到客人的时候,我就可以通过软件找到需要其他服务的客人来赚钱。”

 

因此,他认为,滴滴司机涉足快递,其实是共享经济的深度和广度更大了,协作的效率更高了,资源协作的程度也更深了。

 

对于私人承接快递业务涉嫌违法,胡晓鹏认为应该一分为二地看待:“虽然快递本身有准入机制,但我认为,共享经济应该是一种经济形态,产业有自己的特殊性,如果滴滴打车涉足快递行业,能够带来更大的效率,拓展了共享的程度的话,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他举例称,在早年间,快递行业在发展的时候,同样遭受到邮政等挤兑,也有安全标准的问题。同理,当快递行业也出现新的竞争,社会应该考虑的问题,诸如信件实名制、信件的可追溯性、 GPS跟踪、外包装是否拆封,甚至邮件投递至小区快递箱以免住址泄露等,这些难题完全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达到的,大可不必担忧。“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规范它。”胡晓鹏说。

 


观点:挂在嘴边的“共享经济”,其实什么也没共享

虽然胡晓鹏对部分专车司机涉足快递并不排斥,但他同时认为,这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

 

胡晓鹏解释说:“媒体和民众理解的’共享经济’概念与学界的理解并不一致,我们常说的滴滴打车之类的共享经济,其实是基于互联网软件提供的新型的买卖关系,什么都没有共享,准确来说,应该是协作经济。”

 

他解释说,共享经济的概念,最早由社会学家提出,强调的是闲置资源的免费使用,由一个组织(商业机构、政府机关皆可)搭建一个免费的平台,让有需求的彼此之间产生充分的交流,分享交换彼此之间不需要的资源,“有两个关键,一是免费,二是交流。”

 

“反观打车软件,更像是一种交易关系,你提供汽车的座位,我付你钱,然后交易结束之后,可能一辈子就不再见面,其实只是基于软件形成的协作,让资源充分利用起来。即便你的座位是闲置的,总不能说我的钱也是闲置的吧。”胡晓鹏认为,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共享经济这一概念被过度使用。

 

虽然胡晓鹏并不反对这一创新,但他却对背后的的意义持有保留态度。“‘互联网+’绝不能简单流于商业模式上的增加流量,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中国发展‘互联网+’的意义就大打折扣,我觉得至少应该有人去思考,互联网对实体经济上的改变和促进,是什么?”他表示,互联网要深入实体经济的命脉,考虑实体经济和互联网的深度结合,政府应该加强对互联网经济的把握和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