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界观察|进不了历史建筑保护名单的浦东老宅,如何保护?

2019/9/11 2:54:49

学界观察|进不了历史建筑保护名单的浦东老宅,如何保护?

前几天,上海建筑协会在浦东一所老宅举行揭牌仪式。这所老宅子地处横沔古镇,距离迪士尼很近。它是一个叫王炎根的农民生产队长,几十年来用自己的心血、汗水与金钱建造起来的宅院。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他看到浦东农民的老宅子被快速地推倒、铲平,就想着应该留个念想。王炎根没有科学分类的思想,只是简单地把老宅分为贫农的老屋、中农的民居、富裕农民的宅院三大类,占地有五六十亩。没想到在当今全市范围的拆违中,老宅的保护遇到了新麻烦。这个麻烦如何解决,我不得而知。但是,对于浦东老宅的历史价值,还是可以肯定的。

 

横沔老街的凤家厅。   蒋迪雯 摄

 

近日,市委书记韩正在徐汇区调研城市历史建筑、历史风貌保护工作时强调,历史建筑、历史风貌是城市历史的延续、文化的积淀;要做好历史建筑、历史风貌保护工作。在城市日新月异和快速发展的背景下,这段讲话有重大的意义。上海这座城市拥有丰富多样的历史建筑和历史街区,与市区的“石库门”、“花园洋房”相对应,浦东老宅最具江南民居的特点。如果说上海市区汇聚了世界各地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建筑艺术精品,是历史建筑和历史风貌区,那么,浦东老宅也应是上海人引以为傲的历史文化遗产。

沔溪第一桥是保留下来比较完整的桥。  蒋迪雯

 

我虽然没有在浦东生活过,但小时候多次去浦东游玩。尽管时代变迁,但我所见过的浦东景象已经定格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如今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浦东老宅连同昔日的街道或村庄等一系列景观逐渐不复存在,我的记忆里就有一种惆怅和缅怀,更遑论祖祖辈辈生活在那里的浦东市民。城市建设有其必要性,然而,推土机和铲车推倒或者铲平了老屋和旧宅,也带走了那些满满承载着美好回忆的场所,甚至某种程度上说,它不仅推倒了浦东人丰富的集体记忆,也铲平了多样化的浦东地域文化信息。尤其是在城市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如果承载上海浦东乡土记忆的场所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和保护,就一定程度上会导致浦东地方文化消解或断层,浦东原住民文化归属感缺失,曾经或正憩居于此的人们难寻觅“乡愁”,他们的情感依赖、历史记忆与地方认同感也会受到削弱。

 

 

什么是“浦东老宅”?

 

我的定义是,它不应仅仅指当地农民的民居,更是指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祠堂、牌坊、书院、楼、台、亭、阁等民用建筑物。这些构筑物也许达不到列入政府历史建筑保护名单的要求,但是,它凝结了上海一个区域或社区中某一群体的集体记忆,是一种由于人们的意愿或者时间的洗礼,而变成一个群体记忆遗产中典型性的元素。其中,包括物质的与非物质的文化记忆。由于这些村落、民居或者绝大多数普通民众日常生产生活的场地,并不在文化遗产名录中,因此,也容易成为城市历史保护的盲点。实际上,“浦东老宅”除了具有特殊的审美价值外,大部分老宅还有相当高的使用频率。对古民居的保护不但涉及到对建筑本身的维护、整修和再利用,也涉及到与之相关的人文文化的保护。

 

 

“浦东老宅”到底有什么价值?

 

 

我觉得,至少具有三个方面的价值:

 

 

第一,浦东老宅是上海浦东地区文明发展的见证,是江南古建筑民居历史和上海城市历史研究的重要依凭。作为上海自古而来发展的象征和记忆符号,这些古民居建筑逐渐变得不可代替,可以说,它是浦东乃至整个上海历史价值的一个主要体现。

 

 

第二,浦东老宅承载着上海人的乡愁。记得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有过一句关于城市建设的诗意表达: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乡愁是什么?乡愁是人们记忆里故乡的那些人和事,是对故土往事的一切怀念,是那一族一姓的祠堂、那尘封的老宅、那乡风民俗,甚至是那一条弯弯的小河……其中,既有有形的物质,更有传承各种生活方式的记忆等非物质的要素。

 

 

第三,浦东老宅是不可移动文物,与原生自然环境、文化环境不可分割,应该原地保护。如果利用得当,作为建筑文化遗产,它不仅具有历史和文化价值,同样能给社会带来可观的经济利益。

 

 

怎样保护浦东老宅呢?

 

 

首先,物质遗产与非物质遗产保护兼顾。在这方面,最近几十年在保护中也是有过经验教训的。例如,偏重物质遗产保护的大多关注建筑物和场地,所以,出现了很多到老宅“捡破烂”的“收藏家”;而偏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则关注老宅的人或事。应将两者结合起来,保护者应当更多地将人、事、场地结合起来,这样才能真正唤起人们的共鸣。

 

 

其次,避免“供”起来的保护,而要强调“活化”的保护。花费很大代价建设和维修,把老宅子“供”起来,供游客瞻仰朝拜,却无法沟通体验,这种保护有点像是给老宅子、老民居竖了墓碑,却接不上地气。保护的目的,不是简单地现代人向过去的朝圣,而是不让面向过去的信息丢失,“活化”则可以推动面向现在和未来的“输血”和“强化”,增强原有的活力,实现面向下一代的传承和接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活化”是更好地保护的一种好方法。

 

 

再次,作为历史风貌而非简单地作为历史建筑加以保护。城市不是简单的建筑物堆积,风貌才能体现城市的底蕴,浦东老宅也不应只保护一幢幢简单的老宅子,而是要成街区地保护其风貌。保护工作既要符合历史建筑的原有功能,又要充分融入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理念。通过一栋一栋、一片一片的保护,充分发挥历史建筑和历史街区的公共功能、公共空间作用,也可以使它们焕发出新的青春。此外,一旦有了规划,就要长期坚持、一以贯之,把历史建筑、历史风貌保护工作纳入城市建设和管理的全过程。

 

 

具体来看,老宅可以尝试与民宿相结合。既要保留好、保护好那些年代久远的祠堂、老宅等承载乡愁记忆的有形物质,也要保留传承各种生活方式和生活记忆,以彰显美丽乡村的文化底蕴、文化魅力。在历史建筑改造、复建、重建过程中,要遵循当地历史风貌及古建筑本身的历史信息,尽量保持完整性。同时,立意要高、眼界要宽,严格按照政策法规办事。当前,还有一个现实问题需要解决,就是要理顺老宅与违章建筑的关系。在此方面,可以借鉴英国和法国等域外制度经验,通过提高保护意识、完善相关立法、建立合理的老宅建筑产权制度、实现老宅子保护与城市规划相配套、发挥专业咨询机构等非盈利组织的作用、加强执法力度等,在此基础上,也可以探索建立适合中国城市发展转型期的城市老宅建筑保护法律制度。